洛夫克拉夫特:未知的恐惧

发布日期:2022-01-13 13:0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所废弃、封闭的老教堂,却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可怕诱惑,吸引着作家兼画家罗伯特布莱克前往探索。终于,在笔下小说迟迟无法成型时,布莱克决定踏上这未知的旅程,去掀开老教堂隐藏在迷雾背后的世界。

  他在教堂塔楼发现了一块古怪的石头(或者可以称它为偏方三八面体),而这发现显然惊动了某些在黑暗深渊中静静沉眠的东西——自此,奇怪的事件不断发生,布莱克陷入了无止境的恐惧和忧虑中……

  在克苏鲁之父——洛夫克拉夫特的邪神宇宙里,有一个肿胀的类蝙蝠生物,有着裂成三瓣的火红独眼,似乎单凭恐惧就可杀人,被一些现代土著人崇拜的邪神相关的恐怖故事。这个邪神是克苏鲁神话中的一个存在——奈亚拉托提普(Nyarlathotep)的化身之一,这个化身会被光摧毁。

  洛夫克拉夫特自称其写作的主题为“宇宙主义”,这一主题的基本概念为:人类有限的心智无法理解生命的本质,而宇宙对于人类来说是残酷陌生的。洛夫克拉夫特通过一系列围绕着非人诸神主题展开的关联松散的小说开发出了克苏鲁神话体系;同一时期他还在作品中设定出了《死灵之书》,一本关于魔法仪式及失落知识的虚构魔法书。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大多包含悲观与愤世嫉俗的情感,与启蒙思想、浪漫主义以及基督教人文主义的价值观格格不入。

  虽然洛夫克拉夫特的名气在他有生之年一直很小,但他死后其名声却日益高涨;今天,洛夫克拉夫特被看作是二十世纪影响力最大的恐怖小说家之一。根据乔伊斯卡罗尔欧茨所说,洛夫克拉夫特以及19世纪的埃德加爱伦坡 “对后世恐怖小说家施加了无可估量的影响。” 斯蒂芬金称洛夫克拉夫特是“20世纪最伟大的古典恐怖故事作家。”

  布莱克下意识地又开始看那偏方三八面体,它奇特的影响力使他脑海中浮现出一种朦胧的盛况。他看到了一列披着长袍、戴着头巾、轮廓不似人类的身影,以及一望无际的沙漠中排列着的直冲云霄的石雕。他在暗无天日的海底看到了高塔、高墙和空间旋涡,它那薄薄的冷紫色烟雾前漂浮着一缕黑雾。除此之外,他还瞥见了一个无限的黑暗深渊,在那里,固体和半固体的形态只有通过它们风般的运动才能辨认,而未知的力量体系似乎在混乱之上建立了秩序,为我们所知世界的所有悖论和奥秘提供了一把钥匙。

  突然间,一种不确定的、令人痛苦的恐惧感打破了这个魔咒。布莱克几乎窒息,转身离开了偏方三八面体。他意识到有一个无形的外星生物靠近了他,并且正用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专注凝视着他。他感到被某种东西缠住了——它不在偏方三八面体里,但正通过它看着他——这无法被肉眼所见的东西将一直跟着他。

  四月末,就在被黑暗笼罩的沃尔帕吉斯之夜的前夕,布莱克开始踏上这场未知的旅程。他步履艰涩地穿过仿佛无穷无尽的街道和破败荒凉的广场,最终到达了一段坡道。上面有经过百年岁月侵蚀洗礼的阶梯,下陷的多利亚式的门廊,圆顶塔上的模糊不清的玻璃。这一切都让布莱克觉得,自己正通向一个隐藏在迷雾背后的,遥不可及的未知世界。

  街上蓝白相间的路标布满灰尘,布莱克也看不懂。在街上游荡的人都是陌生的深色面孔,饱经风霜的建筑间是风格奇异的店铺,上面挂着外文招牌。布莱克在这儿没有发现他曾用望远镜看到过的东西,所以他再次陷入幻想,幻想联邦山上的那片景色只存于梦中,从未有活人涉足。

  布莱克不时能看到破旧教堂的外部和摇摇欲坠的尖顶,但始终没有找到那座熏黑的教堂。他询问一个会说英语的店家是否见过巨大的石制教堂,但对方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布莱克爬得越高,周围的情况就变得越来越陌生,褐色的街巷如迷宫般纵横交错,无尽延伸向南方。在他穿过两三条宽阔的街道后,突然觉得余光里掠过一座熟悉的尖塔。他再次向店家询问了那座巨大的石制教堂,而这一次,他可以肯定这个商贩是在故意隐瞒。尽管这个深色脸庞的男人极力隐藏,他脸上还是闪过一丝恐惧,接着用右手比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左侧的天空阴云密布,突然,在向南的小路边一排排屋顶的上方,一座黑色的尖塔映入布莱克的眼帘。布莱克立刻反应过来,扎进了这街道衍生出的肮脏崎岖的小路中。途中,他迷路了两次,但不知怎的,他就是不敢向坐在门前的长者或主妇,甚至是在阴暗小巷的泥巴地里玩耍吵闹的小孩子问路。

  最后,他终于在西南方向看到了那座尖塔,那巨大的石头建筑矗立在小巷的尽头。不一会儿,他到达了一片大风四起的开阔广场,地面铺着古雅的鹅卵石,远处有一道高墙。这就是他探寻的终点了。在铁栏环绕、杂草丛生的高原上,是一个隔绝的小世界,它足足高出周围街道六英尺。那矗立着的巨大的阴森建筑,尽管与布莱克曾经观望到的有些不同,但其身份毋庸置疑。

  这座空荡的教堂早已破败不堪。部分高高的石头扶壁已经坍塌,一些精致的顶部装饰物半埋在褐色的杂草间。熏黑的哥特式窗户大部分已经损坏,石头做的窗棂也几乎荡然无存。考虑到全世界小男孩共有的习惯,布莱克十分惊讶画有模糊图案的窗格玻璃还保存完好。巨大的石门紧闭着,墙的上面,一段生锈的铁栅栏把里面的一切都围了起来,而栅栏的大门就在从广场延伸出去的台阶顶端,门上还挂着锁。从大门到教堂的路杂草丛生,荒凉与腐坏如棺罩覆盖在这个地方。屋檐没有鸟儿停留,黑墙上没有常青藤蔓延,朦朦胧胧中,布莱克感到了一丝难以名状的不详。